雨潇潇

非人哉 高中那些事儿(2)


九月烈烈高中设定
傻龙烈烈依旧不知道九月是女生
全员不吃药系列

6
    九月觉得自己受骗了。
    小玉这只猪队友并没有像她承诺的那样为九月和哮天的关系牵桥搭线,而是一个劲地给自己安利烈烈的好。
    所以说小玉为什么会觉得吾和烈烈很配啊?
    当初没有和她签契约果然还是失策了啊……
    九月想来想去没有结果,然后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小玉不会也喜欢那位帅哥吧?
    九月瞬间有了一种遇人不淑的感觉。
    等等,“遇人不淑”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7
    烈烈最近一直在关注九月的动向,以防止九月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野猪拱跑。
    于是烈烈就发现了情敌。

    “那个……九月啊……”阿藏满脸通红,“我,我……”
    “呵,区区蝼蚁,果然会被吾强大的气场威慑啊……不过也没办法,谁叫吾为传说中的九尾狐呢……”
    “不,不是啦……”阿藏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我,我,我……”
    “啊,愚蠢的蝼蚁啊,吾的时间宝贵,岂是汝等低等生物可以浪费的?有什么事快快道来,否则吾灭了汝。”
    “……”阿藏像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样,闭上眼朝九月大喊,“赶快把作业交给老师啊!”
    然后他就捂着脸跑了。
    捂着脸跑了。
    跑了。
    了。
 
    一脸蒙逼的九月:……
    躲到厕所的阿藏:还是没有勇气啊……
    跟踪九月偷听到全过程的烈烈: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咱们学校的基佬是不是有点多啊……

8
    “小玉,我还是不敢告白啊怎么办?”
    小玉看着眼前平时智商就堪忧此时更是智商负数的蠢龙,顺手将旁边捧着玫瑰向自己大献殷勤的智商与烈烈有得一拼的蠢狗哮天抓着砸到烈烈脸上:“智障啊你!这种事你自己找心理医生去,别天天过来烦我啊求你了!”

    烈烈:小玉说的好有道理……
    哮天:是吧是吧我家小玉果然最聪明了!
   
9
    “小玉,吾还是不知如何与那位少侠……怎么办?”
    小玉嘴角抽搐:“你话里那个奇怪的消音和蜜汁脸红是什么情况……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咳咳,兔子精啊,吾难得有求于汝,汝居然还有时间在意这些细节吗?看样子是时候让汝看看吾发怒时的威力了呢……狐火!”
    小玉看着飘在空中的几点连火星都算不上的蓝色光点,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已经坏死了。
    “啧,好玩吗?”
    九月尴尬地别过头去:“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所以,”小玉顺手将哮天留下的玫瑰摔在九月脸上:“智障啊你!这种事你自己找心理医生去,别天天来烦我啊求你了!”

    九月:小玉说的好有道理……
    小玉:所以你能滚了吗?

    小玉看着屁颠屁颠跑走的九月,突然想起了什么。
    小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烈烈是不是也去找心理医生了……

10
    先到心理咨询室的是九月。
    因为烈烈在教学楼里迷路了。
    呵呵,为他的愚蠢鼓掌。

     “咳咳,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一脸颓废地喝咖啡的白泽抬起头一脸颓废地看了九月一眼。
     九月的脸稍微有点抽搐:“怎么又是汝?”
     “啊……这年头,赚点钱不容易啊……”
     九月对天翻了个白眼。
     “所以同学,你有什么事?”
     九月不爽地往沙发上一摊:“汝不是知道许多事吗?自己看去,吾最近心情不好,休要烦吾,不然吾送汝去见阎王。”
     “先看你打不打得过我吧……嗯,所以,你,喜欢哮天?”

     在教学楼晃了好久终于找到地方的烈烈刚到门口就听见了这么一句,心里暗爽。
     太好了原来九月也是基吗?
     但是烈烈……九月就算是基,也是个喜欢哮天的基啊……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烈烈当场一口老血喷出来。
     幸好哮天不在旁边……烈烈咬牙切齿地想,不然我今天必须开杀戒……

     “啊,那位蓝发少侠原来叫哮天吗?啊居然还是名犬啊……等等,汝不要瞎说,吾怎么会喜欢一只犬类呢?……就算他是一只优秀的名犬……”
     这种时候还装什么啊……白泽暗自腹诽。

     啊原来九月不喜欢哮天啊,吓死我了!烈烈拍拍自己的小心脏。

     白泽淡定地喝了口咖啡:“少来,我可以看见你在想什么。”
     九月捂着发烫的脸,声音闷闷的:“没想到汝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却是个偷窥别人内心的衣冠禽兽……吾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什么鬼……白泽只觉得内心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一口mmp不知当讲不刚讲。

     门外的烈烈觉得自己的心脏大概要爆炸了,自己最好的哥们儿拱了自己最好的并且暗恋着的…哥们儿……这剧情,真是要多狗血就多狗血……

    就在烈烈犹豫着是继续偷听还是转身回去把哮天揍一顿时,屋里的白泽发话了。
    “烈烈既然来了就进来呗,口渴了自己去倒杯水给我喝怎么样。”
    烈烈现在只想冲进去把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白泽打得满地找牙,但那终归只是想想而已,现实情况是:烈烈毕恭毕敬地走进咨询室,然后毕恭毕敬地为白泽又倒了杯水。
    
11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九月有点崩溃,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找心理医生倾诉,结果居然被自己的好哥们儿碰见了……龙族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烈烈有点崩溃,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心理医生倾诉,结果居然被自己的好哥们儿捷足先登了,而且还听说自己的好哥们喜欢上了别人,最后偷听还被发现了……白泽那个混蛋。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白泽有点崩溃,九月烈烈什么情况他看一眼就知道,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破关系……而且烈烈现在还在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白泽悔得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就不该凑这个热闹……啊,真想死……

     “所以……九月你……喜欢哮天……”烈烈脸上挂着两道面条泪,用一种“你背叛了我”的表情瞪着九月。
     九月觉得烈烈下一秒就要拿出手帕咬了。
     烈烈不负众望,拿出手帕开启怨妇模式。
     “龙族,吾与汝友尽。”九月嫌弃地起身走人。
     “不要啊九月呜呜呜呜~”
     看热闹的白泽觉得眼睛被闪瞎了。

     眼看情势越发紧张,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救了场,或者说……让情况变得更加精彩了。
     “烈烈!”
     哮天破门而入,一把扑在烈烈身上,身后跟着看热闹的小玉。

     呵呵,待会儿打起来了我不负责。白泽绝望地想。

     “烈烈怎么样,认清现实了吗?”哮天在烈烈身边上窜下跳,“哇九月也在啊,怎么样怎么样,烈烈是不是向你表白了?”
    九月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自己高冷(自认为)的男神像神经病一样围着烈烈打转,严重怀疑自己还没睡醒。
    烈烈不知道九月是怎么想的,心里只想着把勾引九月的傻逼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小玉还在看戏。

    白泽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嗯,被这帮傻逼急死了。

    这时阿藏推门进来了,一脸蒙逼地看着咨询室里一大帮子牛鬼蛇神。

    “八嘎!”忍无可忍的白泽拍案而起,“要玩修罗场你们到外面玩去,别来烦我了!”
    “可是……”
    “没有可是!哮天你放弃追小玉吧,你真正喜欢的是杨戬;九月你别理哮天了,他的脑子早就被他自己嫌重抛弃了;敖烈你和阿藏别争了,还是猜拳决定谁娶,啊不,谁当九月男朋友吧啊!出门左拐下楼回教室吧慢走不送了!”
     白泽吼完就把他们轰出去了,然后摔上门:“这个学校迟早要完,老子不干了!”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