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潇潇

假如四贱客去做生意(下)

9
        新客户到了。
        血枭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出现在了四贱客面前。
        而且自带BGM。

        说句题外话先。
        自从经历了“商品被盗”一事后,西蒙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导致现在看见“逆十字”的人就手痒,根本无心做生意。
        自尊心受到伤害可以理解,毕竟作为“地狱第一”,被区区“一头”顾问评价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确实是很丢人的,换作我,不抄着菜刀砍他全家都对不起自己。
        但是伤心归伤心,工作态度也不该因此而改变啊。
        毕竟撒旦已经撂下狠话了,要是两周拿不到五个亿大家都得玩儿完,所以伍迪文森特对此事的态度就是:
        “你伤心就伤心去吧,老子才懒得管你的自尊心有没有受到伤害呢,你爱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随便你是'光着脚用头撞墙'还是黑化让人类'伏尸遍地血流成河'都无所谓,就算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们也不拦着你,实在不行你就去撒旦那里起诉'逆十字',顺便让他给我们宽限今天也好,但是在那之前,你特么老老实实待着这里做生意,再怎么说武力值还要您老人家提供呢!”
        而至于席德,他的态度……哦不好意思,他还没睡醒呢。
        综上所述,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发泄的西蒙对“逆十字”怀有强烈的敌意,而现在机会来了。

        血枭来的时候店里只有西蒙一人(其他人去尤先生那里掀桌子看监控要补偿去了),于是两个世界的“武力值担当”进行了他们的第一次会晤。
         “你们这里卖情感吗?”一开始的气氛还是很融洽的(血枭单方面这么认为)。
         “你看我们这群'衣冠禽兽'能从哪儿弄出情感给你享受?”西蒙果然还是和伍迪文森特学坏了,一开口就是一顿怼,毕竟在他看来,“逆十字”的人都是骗子。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西蒙说的下一句可以说是火药味十足:
         “如果你眼睛坏了的话,我建议你赶快(滚)出去看一下眼睛。”

         有点冒烟了。

         血枭虽然有点不爽,但他再怎么说也是温文尔雅的好青年(呸),所以并没有发怒(主要还是因为他知道“逆十字”才偷了他们不少智商给枪匠补脑了),而是彬彬有礼(自认为)地给西蒙的火药上煽风点火:
          “哼,我们偷你们东西本不是本意,要怪只能怪你们定价太高,贪得无厌且目中无人。”

         顾问:血枭你说错了,我本来就打算用偷的。

         事情发展至此只能说明血枭的情商太低了,但他还没过瘾,于是又加了一句:
         “况且既然伍迪他们已经猜到了我们会行动却依然不做好准备,要么说明他们智商不足,要么说明守夜的那个人辜负了别人的信任,智商不足武力有余。”

         嗯哪儿来的烟味儿。
         
         西蒙这下是真的炸了,被顾问骂也就算了,毕竟他也是“逆十字”的首席军师,但是现在连血枭这个大老粗也来骂他,他实在忍不了了。
         至于血枭,他现在也生出了些不满。这种破地方藏得这么隐蔽服务态度还这么差,完全没有尊重顾客的意思(血枭不知道守夜的是西蒙),再者说,虽然“冲动是魔鬼”,但是眼前魔鬼都冲动了,傻子才选择继续和西蒙谈判呢。

        血枭: 而且听说西蒙是“地狱第一” 呢,我要见识一下,反正战斗不是我挑起的,要找人负责也应该找他。
        西蒙:敢说我智商不足,“逆十字”的混蛋们,我要干掉他来杀一杀你们的威风!

        然后,所有处在S市的人都感觉到了震动。
       
        十分钟后。
        办完事回来的三人。
        席德:靠……这里,发生了什么……
        文森特:席德,请注意你的用词。
        席德:老师对不起。
        文森特:下面让老师告诉你现在应该怎么说……喵了个咪的西蒙我们一会儿不管你你丫特么干了什么!说过了要冷静的你是猪脑子吗?发什么疯啊能把整个S市弄得能拍2012你也是厉害哦!“惊吓盒子”被你毁了唉!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席德:……

         躺在地上的西蒙:别光说我……血枭也有份……
         同样躺在地上的血枭:是你先挑起战争的……
         闻讯赶来的狩鬼者们:麻烦和我们走一趟先,你们有什么话见了摄政王再说吧。

10
         在处理完闹事的西蒙和血枭之后,大部分狩鬼者都离开了。
         除了一脸坏笑的某狐妖。
         “喻馨?”多年没有见过美女的席德眼睛都直看了,但还是没有丢四贱客的脸(当然就算丢了也无所谓,在伍迪和文森特眼里脸还没有席德有用),“你不是边缘人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喻馨笑了一下:“我难道就不能来你们店消费吗?”
          伍迪贱笑数声,然后侧身向喻馨展示了一下满地的狼藉:“嘿嘿嘿,你从哪儿看出本店还在营业的?”
           “因为你们没有挂出'暂停营业'的牌子。”
           “唉…女人啊……”文森特叹了口气,开始低头寻找“暂停营业”的牌子,“席德我告诉你,以后办事千万不要像个娘们一样,会遭人鄙视的……诶我们牌子呢?”
           “首先我警告你,不论你在什么地方,都不要说女人的坏话。”
           “理由?”
           “因为女人报复欲很强。”
           “呵呵…不信。”
           “其次,”喻馨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眼熟吗?这可是你们的'暂停营业'的牌子。”
           “阴险。放开我们的牌子!”
           “哼…我说过,女人的报复欲是很强的。”
           牌子瞬间被镜刃切的四分五裂。
           “呵呵…好了,现在我可以消费了吗?”

          “唉…客官您需要什么?”
          “嗯…我要给齐冰充一点温柔。”
          “嘿嘿,您觉得,我们身上像能拿的出'温柔'的样子吗?”
         “……不像。”
         “那不就是了吗?”
        喻馨伤脑筋地挠了挠头,然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微(淫)笑着对席德说:“席德……”

          席德的鼻血井喷般冒了出来。

         伍迪,文森特:丢人现眼啊……
         喻馨:哟您二位居然也知道什么叫做丢人现眼啊?

         席德勉强稳住了阵脚:“喻馨你在外面这么…浪,齐冰不管吗?”
        “你觉得他敢管吗?”
        “有道理……”
        “所以……”喻馨又朝席德抛了个媚眼,“小帅哥你就拿一点温柔出来吧……”
        在这样的攻势下,纯洁·小天使·席德终于名不副实了。他摆出一张色脸,望着喻馨直点头。

        看着席德那副色狼样,伍迪和文森特也无奈了。

        文森特:我要是早一点知道席德是这样的人,是什么我也不会收他入我门下的。
        伍迪:嘿嘿,无所谓啦,我倒是觉得你们挺配的,嘿嘿嘿……

        就在席德准备交出自己的温柔时,文森特发话了。
        “席德,你是我的好学生吗?”
        “当然了老师。”
        “既然这样,那老师被欺负了你会帮忙出头吗?”  
        “当然了老师。” 
        “无论那个人是谁,无论她在你看来多么好你都会帮我教训吗?”
        “当然了老师。”
        “所以,我被你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欺负,你是不是应该把她揍一顿?”
        “当然了…啊呸,老师,好男不跟女斗您知道吗?”
        “哇靠你还有脸教训我啊?几天不管你你就敢怼我啊?有你这么对待老师的吗?”
        “冤枉啊老师,我……”
        “你不要再说了,收你这种废柴进入我门下是我的错。”文森特用一脸“老子当初怎么看上你这种蠢货”的表情看着席德,“相信我下次绝不会瞎眼收你这样的人了,而现在,恭喜你,你成功地被逐出师门了,慢走不送了啊!”
       “呜啊啊啊啊老师我错了!原谅我吧老师!不要赶我走啊啊啊啊啊……”
       “哼…看在你平时还算听话,本人也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吧……不过……”
       “明白!”席德一脸正气地点点头,然后回身带着豁(谄)达(媚)的表情看着喻馨,“真是抱歉,我不【小声】……能【大声】帮助您了,这真是遗憾啊!”

        文森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席德……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伍迪使用禁术干掉了十一个天使长都活着而席德就犯了个小错就被丢去冥海还堕了天……你丫其实是因为行为不检点趁着喝醉去调戏嫦娥了吧?

        喻馨看了一眼席德,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是啊,真是可惜呢……看样子我用来消费的5万鬼币是白带了呢……”说完转身欲走。
        “女侠留步!”一听说喻馨带来了5万鬼币,文森特突然换上了一副严肃脸,“你刚说……带了啥?” 

        伍迪: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文森特……不过没关系,我也是这样的伍迪。

        “带了5万鬼币来消费啊。”
        “来客官里面请,要茶吗?”谄媚地笑。
        “不用了谢谢……麻烦你快点把温柔给我我还有急事呢……”
        “哈哈哈好……”文森特回头对席德道,“席德快点交出你的温柔,没看见美丽的喻馨小姐正急吗?”
        席德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可是老师……”
        “可是你个头啊可是,快一点!”
        “呵呵…好,我交,我交……”

        “嘿嘿,美丽的女士……”
        “……女士?”
        “嘿嘿抱歉,美丽的女孩……”
        “这还差不多……”
        “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有优惠吗?”
        “本店最近资金有点紧张,尤胖子还剥夺劳动人民的血汗钱,而那些顾客由于受到我们四人,尤其是我的魅力吸引虽然想来这里消费但是不忍心破坏这副由一个帅哥一个傻缺一个伪娘和一个冰山脸中二病组成的美好场面因此不好意思来本店购物……所以嘿嘿……”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喻馨白了伍迪一眼,“直接说顾客因为忌惮你们这群下限不明臭不要脸同志无边基情无限的魑魅魍魉的卑鄙营销手段而拒绝来你们这里被坑导致你们现在穷得一逼没钱给我优惠不就行了……罗里吧嗦一大堆废话。”
         “嘿嘿随你怎么说吧,毕竟对于一个有着'顾客就是撒旦'觉悟的良心帅哥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嘿嘿嘿……”
         “切……'顾客就是撒旦'……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因为我们是魔鬼嘛……”文森特对着机器捣鼓了一会儿,适时地插了句嘴,“好了,美丽的喻馨小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下面请您过来转账谢谢(自'封不觉事件'之后,四贱客决定让顾客自己操作)。”
         “来了,”喻馨轻快地走到机器旁边,输入了转账金额,“好了可以了吗?”
         文森特继续接到:“可以了……喂喻馨你是不是摁少了两个零啊?!”
          “我没摁错啊。”
          “那电脑上为什么显示你只转了500鬼币啊?!”
          “是啊,我本来就只打算转500鬼币啊。”
          “可是你不是说带来5万来消费的吗?”
          “我是这么说了没错,但是我又没说这5万全用在这里啊!”
          文森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区区一只小妖怼得没话可说的感觉。

          “好了我走了哦,”喻馨笑眯眯地看了席德一眼,转身准备离开,“你们的服务不错呢,五星好评!嗯,席德谢谢啦……”
         席德的鼻血再次井喷。

         文森特:看席德那副样子……好气哦……
         伍迪:嘿嘿……你是吃醋了吧?
         文森特:滚球!大白天的瞎说什么大实话!哼…我要让喻馨知道我的厉害!

         第二天,喻馨成功登上了黑名单。

11
         天马行空从天而降。
         小马哥摆出一副热血脸看着嘿嘿嘿三人(西蒙还在摄政王那里捡肥皂)。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正气吗?”被小马哥盯得浑身不自在的席德一脸严肃道。
         “不,这只是中二病而已。”文森特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没关系,就算你们这样说我,作为一个正义感爆棚的英雄,我是不会在意的!”
         “嘿嘿……不,这只是中二感爆棚而已。”
         “哼!不管怎么说,作为英雄的我可谓是任重道远呢!麻烦你们给我一些武力值让我拯救这个世界吧!”
         “不,我想拯救世界的任务还是交给我们吧!”席德一脸认真。
         “交给你们这些魔鬼吗?休想!我是不会把世界交给你们任你们破坏的!因为我是英雄!”
         “然而你现在在和魔鬼做交易,而且……嘿嘿,你用来拯救世界的武力值也将由魔鬼提供。”
         “什,什么?”小马哥瞪着眼,一脸悔恨,“我,我竟然是这样的英雄吗?不可能!不可能!”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捶胸顿足痛哭流涕的小马哥,文森特难得“心软”了。
         “喂伍迪,你说要不我们先给他充点智商吧?看一个大老爷们儿在这里嚎叫让我突然生出了一些负罪感呢……”
         “嘿嘿嘿,好啊……先付钱。”

         小马哥这会儿刚哭完,一听说要付钱又伤心了:“我是英雄,我要拯救世界,你们难道就不能看在这一点上给我免单吗?”
         “嘿嘿嘿,你听说过哪个英雄会吃霸王餐吗?”
         “那你听说过哪个英雄比我穷吗?”
         “无所谓了,嘿嘿……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干嘛要帮你?”
         “伍迪我们还是帮帮他吧,他怎么说也是个英雄嘛……”单纯中二的席德拆台道。
         伍迪瞪了席德一眼:“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瞎插嘴。”

          “喂……我可是英雄……你们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小马哥一脸无辜。
          “喂……我们可是魔鬼……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们的种族?”文森特一脸戏谄。
          “那这样吧,”小马哥捏了捏拳头,“我毕竟背负着拯救全世界的任务,而吃霸王餐留下污点确实不太好,你们干脆直接从雨龙那里扣钱吧。你们放心,作为英雄,我是不会告密的!”
         根据墨菲定律之“背后说人坏话必遇正主”的总结,这时候鸿鹄兄也该出场了。
         “喂你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也好意思自称英雄吗?”
         鸿鹄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从背后一脚把小马哥踹翻在地。
         小马哥用手撑地跳起来,然后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大吼:“雨龙你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偷袭我!”
         然后鸿鹄淡定地又从正面把小马哥踹翻了。
         “现在不是偷袭了。”
         “可恶……看你那副样子……是在挑衅吗?”小马哥躺在地上,一脸便秘,“士可杀不可辱,小宇宙爆发了!天!马!流!星!拳!”
         他再次跳起来,对着鸿鹄打去。
         然后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冒出的废柴叔从背后一脚踹翻在地。

         某没有脑子且小宇宙燃烧殆尽的圣斗士:你,你们这群……混…蛋……难道就没有……作为一个英雄的……自觉……吗?……噗……
  
         废柴叔盯着吐血不止的小马哥,有点担心:“军师……我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鸿鹄扶了扶眼镜:“不,我想他应该是气的。”

         “好啦……”文森特一脸无奈,“你们到底消不消费啊?不消费的话麻烦走人谢谢。”
         “当然消费了,”鸿鹄笑了一下,扶眼镜,“把他刚才准备充的武力值换成智商吧。”
         “嘿嘿嘿,你付钱?”
         “不,从柴叔那里扣吧。”
         “为什么要用我的钱啊?”
         “作为【废柴联盟】的队长,你难道不应该帮助队员进步吗?”
         “喂!又不是我想当这个队长的!”
         “白痴,咱们队名都确定了叫【废柴联盟】,这个队长你不当谁当?”
         “……可恶……我当初怎么就选了鸿鹄当军师来怼我呢……”废柴叔恨恨地低声骂了一句,“算了,反正只要我不同意转账,他们也没法拿我怎么样……”
         然后他看见鸿鹄冷笑着拿出手机。
         “喂术士吗?请问怎么入侵别人账户啊?”

         mmp。

         总之,最后还是废柴叔付的钱。

         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
         小马哥从地上爬起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哼…刚才是我大意了,我的小宇宙还可以燃烧!你们放马过来吧,我相信,正义是可以战胜邪恶的!噗……”
         鸿鹄再次一巴掌把小马哥呼到地上,然后抬起头不满道:“你们确定已经把智商转过来了吗?我怎么觉得他完全没有变化啊?”
         “嘿嘿嘿,怎么可能?只能说他的智商实在没救了……嘿嘿……”
         “……那麻烦你们帮忙再转一点,争取够到平均线。”鸿鹄叹了口气,扶了一下眼镜。
         “喂等一下!”废柴叔一脸惊悚地看了鸿鹄一眼,“不会又要用我的钱吧?我告诉你,我可是真的没钱了!”
        鸿鹄给了废柴叔和四贱客(虽然只剩三人了)一个如邻家大哥哥一样和煦无害的微笑,而被看的四人尤其是废柴叔确定从微笑中感受到了一丝要被坑的气息。
       “你们紧张什么?”鸿鹄笑得更灿烂了,“我又不会坑你们。”

       废柴叔:我记得那次你把战国二队坑出心理阴影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
       鸿鹄:诶你说出来干嘛?

       “我劝你们还是免费把智商交出来吧,也省得出什么祸端。”鸿鹄推了一下眼镜道。
       “你在威胁我们?”文森特带着杀气看着鸿鹄。
       “嗯……”鸿鹄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的。”
       “嘿嘿嘿,但是恕我直言,你能用什么来威胁我们?”
       然后鸿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其他几人才看了一眼就跪了。
       那是废柴叔的魔法月棱镜。

       “混蛋!”席德愤怒地瞪了鸿鹄一眼,“太卑鄙了!你竟然想出了这种无耻的办法……”
       “嘿嘿嘿……”伍迪的额边有一滴汗流下,但他还是强行嘿嘿,“你难道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吗?”
        “啊不,你们误会了……”鸿鹄推推眼镜,然后放下手中的月棱镜,“我不会那样做的。”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鸿鹄这货只是拿月棱镜出来吓唬四贱客时,鸿鹄终于露出了他无耻的一面。
        “同归于尽嘛…我没那个觉悟……所以……”鸿鹄淡定地摘下了他的眼镜,然后重新拿起月棱镜,“这样就好了。”

         十分钟后。
         文森特:所以说,伍迪你个混蛋,当初到底为什么偏要闲的蛋疼设计这么个玩意儿……皮断腿了吧……

12
         两周后,地狱。
         撒旦坐在宝座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四贱客:“所以这就是你们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把地狱钱库里钱都倒贴出去的理由吗?”
         伍迪:“嘿嘿您真聪明。”
         撒旦身上的杀气逐渐实体化:“……伍迪……”
         伍迪:“哈哈哈尊敬的撒旦先生,我看您满面红光看样子定会长寿……”

         撒旦:喵了个咪的老子再长寿早晚也有一天会被你们这群混蛋气驾崩吧!

         文森特:“……您那威武雄壮孔武有力充满英雄气概的样子吸引了我,我对您的敬佩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撒旦:呕……

         西蒙:“……我相信您会从我们这里购买武力值来提升您的战斗力,购买智商使您空旷的脑子逐渐充盈……”

         撒旦:靠,你的意思就是说老子作为地狱之王武力值还不如你高,而且除此之外还是个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的傻逼是吗?

         席德:“相信我们,我们做生意讲究诚信,且有着'顾客就是撒旦'的觉悟。”

         撒旦:所以现在你们就把撒旦我也当成你们的顾客,想赚老子的钱了是吗混蛋们?通通给老子滚去受罚吧!

13
          四贱客被丢进一个奇怪的空间,他们脚下踩似乎踩了些东西。
          伍迪:嘿嘿嘿……《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数学)》吗……
          文森特:卧槽《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物理)》……
          席德:《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化学)》是什么鬼……
          西蒙:这是《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语文)》啊……

          撒旦:……喂哪谁,还有题吗?
          快递:哦,还有几仓库的存货,都要吗?
          撒旦:都要都要,只要是难题都要……对对对,给四贱客签收。
          撒旦:哈哈哈小混蛋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学海无涯”吧!祝你们好运!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写完了
拖延症好可怕
日常忏悔:对不起我又没有把握好人物特点
日常论文:《论我是怎样毁掉一个全民偶像的》

         

评论(2)

热度(38)

  1. Black Kylin雨潇潇 转载了此文字
    给四贱人们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