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潇潇

如果四贱客去做生意(中)

5
         店铺虽然开张了,但是始终没有什么人光顾。不过当然,毕竟不会有哪个正常人会到一家看起来就很可疑的店里消费,更何况店主还像个大爷一样,完全没有“顾客就是上帝”的觉悟,经常看着客人嘿嘿淫笑。
        当然了,不正常的人也是有的,比如……

6
         “真是没想到,你们四贱客既然沦落到靠出卖自己的重要组成部分苟活的地步。”封不觉带着戏谗的笑容看着伍迪,“不得不说,你们的下场真的是给了我莫大的安慰呢。”
         “嘿嘿……这样吗?能把你从被记录官同志催稿的菜刀下解救出来并给你生的希望,嘿嘿…这真是我们的荣幸啊!”伍迪一脸贱笑地看着封不觉。
        “还真是不要脸呢。”觉哥冷笑着看了伍迪一眼,“你们卖的脸皮就是你提供的把?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像你一样脸皮厚到拿来卖的呢……”
         “嘿嘿,过奖过奖,能受到你的称赞,尤其是脸皮厚度上的称赞,鄙人真是受宠若惊呢,嘿嘿嘿……”
         眼看着这两人在秀下限方面越扯越远,西蒙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咳咳,二位,请允许我在这里打断一下……封不觉你丫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如果只是来秀下限的话麻烦你出门右转找木乃伊队长把你送到黑色区去和胖子玩terror去找智商上的优越感啊好不好,我们这里还做生意呢!”眼看西蒙就要黑化,文森特赶紧跳出来打(拆)圆(台)场。
         “好好好,我想买一点智商可以吗?”封不觉一见正常人(并不是),也只好扯回正题。
          “你居然还觉得自己智商不够吗?”席德睁大眼睛看着觉哥,“你已经很好了!”
         “对比起你那感人的智商,我确实显得挺聪明的,”觉哥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席德,“不过智商嘛,谁会嫌多呢?”
         “喂……”脾气再好,席德还是有点怒了,刚准备让觉哥感受一下自己的怒火,觉哥就先开口了。
         “好了,开个玩笑而已了……”  封不觉笑了笑,“我是给小叹充智商的…可以直接把智商转到小叹账上吗?” 
        “嘿嘿嘿……好啊……”一听说来生意了,伍迪立刻改变了对封不觉的态度,“嘿嘿…客官您要多少智商啊?”
        “智商多少钱一斤啊?”
        “500鬼币可以买10点智商……嘿嘿嘿……”
        “卧槽这么贵!抢钱啊你?”
        “嘿嘿,这已经很便宜了好吗?要怪你也只能怪小叹在智商上差了太多了……”
         “……”
         “嘿嘿嘿…看开点,虽然小叹的智商不够,但再怎么说至少勉强能看到平均线了……嘿嘿……”
         “照你这么说,这世界上还有智商比小叹还低的喽?”
         “当然了嘿嘿,像什么天马行空啊,枪匠啊……这不都是智商不足的人的优秀代表吗?”
         “……那算了,干脆还是把用来充智商的钱拿来充脸皮吧,小叹挺需要这个的……”
         “嘿嘿……充多少?”
         “也不要太多,能到平均值就行了。”
         “好嘞嘿嘿,5000鬼币,现金还是刷卡啊?”
         “卧槽这个为什么也这么贵?你们家的脸皮不会比智商还珍贵吧?”
         “也没有了……嘿嘿嘿,脸皮是50鬼币一斤……嘿,小叹脸皮实在是太薄了点……”
         “……”
         “嘿嘿…相比之下,里叹就好多了嘛,虽然智商依旧不到平均水平,但脸皮厚度还是够了呢……嘿嘿,调教的不错啊……”
         “喂混蛋那是什么鬼啊?调教是什么啊?你才调教呢!我不买了,不打扰你和文森特的性福生活了!不说再见,永远不见!”

         “喂,文森特老师明明是我的好吗?”吃醋的某德。
      
         “嘿嘿嘿……你不买了是因为买不起吧?毕竟月收入不到100鬼币的你确实难以支付这巨额的支出呢……嘿嘿,要不这样吧,你脸皮也是够厚,你干脆直接把你自己的脸皮转一点给小叹吧,这可是省钱多了……”
         “滚!脸皮那么重要,是随便就那转的吗?”
         “嘿嘿,但是……”
         “但你个头啊是?老子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吗?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为了钱而不惜出卖自己的脸皮吗?说吧,能便宜多少钱?”
         “嘿嘿嘿……不要脸……”   
         “你居然还有脸说我啊混蛋?!”

         “嘿嘿……那么好!西蒙准备好了吗?”伍迪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自开业来的“第一桶金”,兴奋得整个人(姑且称他为人)都在发抖。
         “伍迪你个混蛋,少来打这笔钱的打算!不是我威胁你,你要是真敢携巨额潜逃,我想西蒙就敢追杀你到天涯海角。”文森特一脸淡定地看了伍迪一眼道。
         “居然被你看穿了吗?嘿嘿,看样子下次应该先干掉你再跑啊!”
         “你们还当着顾客的面讨论杀人灭口分赃的事啊,难怪没人敢来。”封不觉摆了个很酷的姿势(自认为)看着胡闹的四贱客,“喂西蒙好了没快点我还急着有事呢!”
         “好了。”西蒙在一个古怪的机器边忙活了半天,终于抬起头来,“累死了……卧槽等等!”
         “怎么了西蒙?”席德一脸紧张地看着机器上的显示器,“没什么问题啊……卧槽等等?”
        
         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的觉哥:靠西蒙你干了什么?!帕金森晚期吗你!你特么转多了啊啊啊啊!!!

         从此之后,世界上少了一个不要脸的大魔王封不觉,多了一个脸皮吹弹可破的和蔼邻家大哥哥觉哥;少了一个脸皮吹弹可破的和蔼邻家大哥哥小叹,多了一个不要脸的大魔王王叹之。

        西蒙:我真的只是手误……
        伍迪,文森特,席德:呵呵哒……

7
        四贱客的第二个客户是出来遛王诩的猫爷。
        “喂,充智商。”猫爷一脸豪迈地往桌上拍了10鬼币大钞,“麻烦直接转到王诩账上谢谢,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拜拜!”
         “嘿嘿……”文森特学着伍迪那样贱笑几声,“不好意思,本店规定,小屁孩在此消费需有大人陪同。”

         “老师,这是什么时候规定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刚刚。”

         “喂乐诚你个混蛋,什么'小屁孩'啊?凭什么猫爷就是大人了?有这么黑自己师兄的吗?”
         “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我师兄的?”
         “那次在……”
         “有吗?我在bozite小镇说过吗?没有吧?有吗各位?”
         伍迪,西蒙:“嘿嘿嘿……没有/我没听到。”
         席德:“有,在那个城堡里,你……唔啊老师我错了!别揍我了!”
      
         文森特:席德你个煞笔活该被揍
       
         王诩炸毛了:“喂混蛋你刚刚已经把小镇说出来了吧?没错吧?你还否认个什么劲儿啊?!”
         “无所谓了,”猫爷带着颓废脸继续道,“赶快的,映遥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不想和这个虽然有两个老婆但是因为惹了三天而到完本还是处男差点断子绝孙而且欠了我一屁股债到现在还没还完的白痴在这里磨叽。”
         “喂!你就帮着他们整我啊?信不信我让你那正在更年期脾气暴躁看你极度不爽见你就想打一天不打心里不舒服的'映遥'把你揍成释迦牟尼啊?”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两个对你十分温柔剩下九十分暴力的老婆吧,我相信只要她们听说你又和我出来混了就会先把你打成多面体。”
        ……
        
        “我觉得,”西蒙看了一会儿两人的犯贱对话后还是忍不住插嘴了,“要不我们还是把这两个带着十鬼币就想来本店消费而且极度影响市容的白痴轰出去吧。”
         “嘿嘿嘿……真没想到,西蒙你现在居然也会吐槽了,说什么不想和我们同流合污,嘿嘿,最终不还是学坏了吗?”
         “这不是重点,”西蒙有点尴尬地接道,“我的意思是想把他们赶走……”
         “哈哈,西蒙你终于聪明一次了哈哈哈哈!”文森特大笑几声,“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老师,你说的轻巧,但是惊吓盒子不是规定不准战斗的吗?”
         “所以说你还是太年轻啊,老师今天先教你一个至理名言:对付臭不要脸的人,只能用臭不要脸的方法。”
         “老师你说的那是哪个宇宙的至理名言啊?”
         “臭不要脸宇宙的啊。”
         “……”
        
         “好了别闹了。”西蒙一脸不爽地看着胡闹的文森特和席德,“文森特你说的那么简单,倒是赶快把他们撵走啊。”
         “嘿嘿嘿,我也可以啦…嘿嘿嘿……”伍迪的眼镜泛着白光,然后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根鸡腿。
        伍迪拿着鸡腿在猫爷和王诩面前晃了一下,正准备大打出手的二人立刻瞪向鸡腿。
         “伍迪你总算捡回一点良心了,”王诩的目光紧紧盯着鸡腿,“赶快把鸡腿交出来吧,我可是要饿死了……”
        “别听他瞎掰,他来之前才吃了一顿好的……用的威廉的钱。”猫爷一脚踹飞直流口水的王诩,“真是丢人啊,你难道不知道有好东西要孝敬给师傅吗?你师傅我可是真的饿了……”
       “闪一边儿去,我承认你是我师傅了吗?有吗各位?”

        四贱客:有……
        王诩:……要你们何用……
       
         “嘿嘿……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这样吧,这根鸡腿谁抢到就归谁……嘿嘿,开始喽……”
        伍迪抓着鸡腿,像丢链球一样甩了几圈,然后向惊吓盒子的出口甩去。
        猫爷和王诩立刻向着鸡腿冲去,很快就消失在四贱客的视线中。

        席德: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类能做到的了吧……

8
        天一也来凑热闹了。
        不过当然,懒惰如他的天一并没有亲自出马,毕竟在他看来四贱客还没有“刑天”的那帮煞笔重要。
        “你们这儿有番茄汁吗?” 顾问一脸无奈的看着四贱客,“'惊吓盒子'不是宣称能买到所有顾客需要的东西吗,我都跑了一整圈了还没买到番茄汁……哦对了,期间我还去和尤胖子玩儿了一把terror结果还是没打听到番茄汁的下落……真是气死我了!”
         “想要番茄汁麻烦出门右转出去然后找一家便利店然后请便利店的漂亮小姐姐给你来一瓶番茄汁并试图用你那勉强看得过去的外貌色诱她让她放弃赚钱的伟大目标允许你吃一顿'霸王餐'这么样?”文森特一脸颓废地吐槽道。
         “切,这样吗?”
         “我告诉你,就算你用'真理之线'缠住我的脖子也无所谓,毕竟我不怕死。”
         “这可是你说的。”
         “咳嗯…”不知为何,每到这种混乱时刻,总是西蒙开口打断,或者说,和稀泥,“顾问先生,请你把'真理之线'放下,不然我一个响指炸了你。”
         说罢便抬手欲打响指。
         眼看场面就要失控,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阻止了这一切,挥舞着铲子和了一个非常有水平的稀泥。

         “西蒙冷静!冷静!”尤先生拖着他那250多斤的身子一个箭步飞奔过来,然后顺势跪在西蒙面前。
         “千万别打响指,会死人的!相信我!”
         “没关系,最近我练了一下,成功率高达99%。”西蒙一脸淡定,“在回我要把那个番茄汁小子炸成爆炸头。”
         西蒙打了个响指。
         顾问还是站在那儿,完好无损。
         尤先生则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哦不好意思说错了,尤先生根本没有两鬓。
         你们只需要知道他头上为数不多的头发很精神的炸开了就行。

         尤先生:所以这就是你说的99%的成功率?
         西蒙:要怪你也只能怪自己运气太差赶上了那1%的失败率。
         尤先生:……混蛋我恨你……

        “所以,你们还打算胡闹多久?”最终还是顾问扯回了正题。
        “这场混乱根本就是你引起的好吗?现在你又来嫌我们胡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席德用一种真挚而欠抽的表情看着顾问。
        “作为一个魔鬼,你跟我扯良心,我问你,你要脸不?”
        “讨厌,人家堕落以前可是一个纯洁的小天使!”

        顾问:这种突如其来的恶心感是怎么回事?

        “好了,是老板派我来买智商的。”
        席德没有理他,而是回过头对文森特说:“老师你看看,自我们开业到现在,来买脸皮和武力值的一个都没有,不如把它们下架吧?”
        “傻了吧你?”文森特敲了敲席德的脑门,“虽然智商更受欢迎但你难道没发现我们的'第一桶金'兼唯一一单生意卖的是脸皮吗?西蒙还靠那个报复了封不觉。”

        顾问:其他的我不感兴趣,但是刚刚怎么感觉被文森特和席德塞了一口狗粮……

        “好吧,买多少?”
        “嗯…只要能让枪匠分清左右就够了……”顾问忘柜台上拍了一本书,“用'心之书'换。”
        “嘿嘿嘿,一本不够……”
        顾问想了想,又拍了三本。
        “嘿嘿,我先验一下货……”
        伍迪 看了一眼就把书砸在顾问脸上了。
        “嘿嘿……你特么从哪儿弄到的我们四贱客的'心之书'的啊混蛋?!”
        顾问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成交?”
        伍迪:“嘿嘿,滚。”
        顾问叹了口气走开了:“唉,真麻烦啊……” 

        看着顾问远去的背影,席德感慨道:“真是好人啊,要是封不觉他们也有这样的觉悟我们能省多少事啊!”
        “白痴,”文森特翻了个白眼,“我赌1鬼币,那货绝逼有阴谋。”
        “嘿嘿是呢,聪明如我,看我到时候怎么在他盗窃时抓他个现行……嘿嘿嘿,想想就兴奋呢……”

        已经离开四贱客视线的顾问:“喂术士吗?你准备好了没,把赌蛇和派斯顿叫上,晚上进行B计划。”

        次日,守在店铺旁一夜但没有任何收获的西蒙打着哈欠打开电脑准备玩一把“曹操败走华容道”用来揣测顾问他们的入侵及逃跑路线,为第二天晚上的蹲守做准备,然而他一打开电脑,就看见屏幕上显示出一行字:
        Why  so  seriouse?
        然后就是智商被转走的记录。
 
       一个响指结果不小心炸了黑区的西蒙:封不觉你个混蛋什么时候参合进来的?

        躲在暗处的顾问:术士快看,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子去找封不觉的麻烦了,来击掌庆祝“逆十字”的胜利!

        无奈的席德:老师你不是说可以猜出这个宇宙所有的事情吗?

        臭不要脸的文森特和伍迪:谁叫“逆十字”不是我们这个宇宙的呢?

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
热烈庆祝我又毁了四贱客以及封不觉,猫爷王诩和顾问在广大人民群众内心的伟岸形象

我果然不应该把这篇文章分开写的,拖延症惹不起啊

下一次发文遥遥无期

        

评论(2)

热度(40)

  1. 故城雨潇潇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