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潇潇

只是想吐槽一下,在下的学校本来就小的可以,结果在下这个路痴已经在教学楼第三次迷路了,在楼梯口犹豫左转还是右转犹豫了五分钟,最后还是跟着同学找到的教室。

找到座位坐下,发现桌子左上角被上一届的学长或学姐用502粘了一块奥利奥,经过两个多月时光的洗礼坚如磐石。在下和同桌两人用小刀撬了一上午,还滴了半瓶风油精结果小刀还是差点报废,后来忍无可忍申请换桌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没有补完作业的报应?

心塞。

开学前一天晚上努力补作业时却依然不忘摸鱼的在下已经做好了明天早上挨骂的准备了

魔王和勇者们(中)

又被吞了啊……在下心累……

啊好像发重了一张啊,好懒不想管

啧,鼬的生日好像打错了,将就一下吧

魔王大人和勇者们(上)

呵呵,混蛋乐乎说在下的文里有敏感词,只好这样了,希望不会给大家带来什么麻烦吧……

呵呵在下这几天衰爆了啊

期末考试成绩刚出来在下就直播了一场爆炸……
突然想起来过年时候的烟花也是成绩单呢,考一门炸一门,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然后lofter这几天不知道抽的什么风,死登登不上去,好不容易登上去了……
呵呵在下的存稿呢?
花了好久才挤出来的两篇存稿……
对一篇真心话大冒险的和一篇高中那些事的……
绝望的眼神呵呵

所以这两篇就只能在等一会儿了(呵呵相信在下的懒癌是不会让各位很快等到的)
又想开新坑了……总觉得这样很容易挨打啊……

非人哉 高中那些事儿(2)


九月烈烈高中设定
傻龙烈烈依旧不知道九月是女生
全员不吃药系列

6
    九月觉得自己受骗了。
    小玉这只猪队友并没有像她承诺的那样为九月和哮天的关系牵桥搭线,而是一个劲地给自己安利烈烈的好。
    所以说小玉为什么会觉得吾和烈烈很配啊?
    当初没有和她签契约果然还是失策了啊……
    九月想来想去没有结果,然后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小玉不会也喜欢那位帅哥吧?
    九月瞬间有了一种遇人不淑的感觉。
    等等,“遇人不淑”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7
    烈烈最近一直在关注九月的动向,以防止九月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野猪拱跑。
    于是烈烈就发现了情敌。

    “那个……九月啊……”阿藏满脸通红,“我,我……”
    “呵,区区蝼蚁,果然会被吾强大的气场威慑啊……不过也没办法,谁叫吾为传说中的九尾狐呢……”
    “不,不是啦……”阿藏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我,我,我……”
    “啊,愚蠢的蝼蚁啊,吾的时间宝贵,岂是汝等低等生物可以浪费的?有什么事快快道来,否则吾灭了汝。”
    “……”阿藏像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一样,闭上眼朝九月大喊,“赶快把作业交给老师啊!”
    然后他就捂着脸跑了。
    捂着脸跑了。
    跑了。
    了。
 
    一脸蒙逼的九月:……
    躲到厕所的阿藏:还是没有勇气啊……
    跟踪九月偷听到全过程的烈烈: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咱们学校的基佬是不是有点多啊……

8
    “小玉,我还是不敢告白啊怎么办?”
    小玉看着眼前平时智商就堪忧此时更是智商负数的蠢龙,顺手将旁边捧着玫瑰向自己大献殷勤的智商与烈烈有得一拼的蠢狗哮天抓着砸到烈烈脸上:“智障啊你!这种事你自己找心理医生去,别天天过来烦我啊求你了!”

    烈烈:小玉说的好有道理……
    哮天:是吧是吧我家小玉果然最聪明了!
   
9
    “小玉,吾还是不知如何与那位少侠……怎么办?”
    小玉嘴角抽搐:“你话里那个奇怪的消音和蜜汁脸红是什么情况……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咳咳,兔子精啊,吾难得有求于汝,汝居然还有时间在意这些细节吗?看样子是时候让汝看看吾发怒时的威力了呢……狐火!”
    小玉看着飘在空中的几点连火星都算不上的蓝色光点,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已经坏死了。
    “啧,好玩吗?”
    九月尴尬地别过头去:“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所以,”小玉顺手将哮天留下的玫瑰摔在九月脸上:“智障啊你!这种事你自己找心理医生去,别天天来烦我啊求你了!”

    九月:小玉说的好有道理……
    小玉:所以你能滚了吗?

    小玉看着屁颠屁颠跑走的九月,突然想起了什么。
    小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烈烈是不是也去找心理医生了……

10
    先到心理咨询室的是九月。
    因为烈烈在教学楼里迷路了。
    呵呵,为他的愚蠢鼓掌。

     “咳咳,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一脸颓废地喝咖啡的白泽抬起头一脸颓废地看了九月一眼。
     九月的脸稍微有点抽搐:“怎么又是汝?”
     “啊……这年头,赚点钱不容易啊……”
     九月对天翻了个白眼。
     “所以同学,你有什么事?”
     九月不爽地往沙发上一摊:“汝不是知道许多事吗?自己看去,吾最近心情不好,休要烦吾,不然吾送汝去见阎王。”
     “先看你打不打得过我吧……嗯,所以,你,喜欢哮天?”

     在教学楼晃了好久终于找到地方的烈烈刚到门口就听见了这么一句,心里暗爽。
     太好了原来九月也是基吗?
     但是烈烈……九月就算是基,也是个喜欢哮天的基啊……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烈烈当场一口老血喷出来。
     幸好哮天不在旁边……烈烈咬牙切齿地想,不然我今天必须开杀戒……

     “啊,那位蓝发少侠原来叫哮天吗?啊居然还是名犬啊……等等,汝不要瞎说,吾怎么会喜欢一只犬类呢?……就算他是一只优秀的名犬……”
     这种时候还装什么啊……白泽暗自腹诽。

     啊原来九月不喜欢哮天啊,吓死我了!烈烈拍拍自己的小心脏。

     白泽淡定地喝了口咖啡:“少来,我可以看见你在想什么。”
     九月捂着发烫的脸,声音闷闷的:“没想到汝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却是个偷窥别人内心的衣冠禽兽……吾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什么鬼……白泽只觉得内心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一口mmp不知当讲不刚讲。

     门外的烈烈觉得自己的心脏大概要爆炸了,自己最好的哥们儿拱了自己最好的并且暗恋着的…哥们儿……这剧情,真是要多狗血就多狗血……

    就在烈烈犹豫着是继续偷听还是转身回去把哮天揍一顿时,屋里的白泽发话了。
    “烈烈既然来了就进来呗,口渴了自己去倒杯水给我喝怎么样。”
    烈烈现在只想冲进去把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白泽打得满地找牙,但那终归只是想想而已,现实情况是:烈烈毕恭毕敬地走进咨询室,然后毕恭毕敬地为白泽又倒了杯水。
    
11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九月有点崩溃,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找心理医生倾诉,结果居然被自己的好哥们儿碰见了……龙族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烈烈有点崩溃,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心理医生倾诉,结果居然被自己的好哥们儿捷足先登了,而且还听说自己的好哥们喜欢上了别人,最后偷听还被发现了……白泽那个混蛋。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白泽有点崩溃,九月烈烈什么情况他看一眼就知道,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破关系……而且烈烈现在还在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白泽悔得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就不该凑这个热闹……啊,真想死……

     “所以……九月你……喜欢哮天……”烈烈脸上挂着两道面条泪,用一种“你背叛了我”的表情瞪着九月。
     九月觉得烈烈下一秒就要拿出手帕咬了。
     烈烈不负众望,拿出手帕开启怨妇模式。
     “龙族,吾与汝友尽。”九月嫌弃地起身走人。
     “不要啊九月呜呜呜呜~”
     看热闹的白泽觉得眼睛被闪瞎了。

     眼看情势越发紧张,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救了场,或者说……让情况变得更加精彩了。
     “烈烈!”
     哮天破门而入,一把扑在烈烈身上,身后跟着看热闹的小玉。

     呵呵,待会儿打起来了我不负责。白泽绝望地想。

     “烈烈怎么样,认清现实了吗?”哮天在烈烈身边上窜下跳,“哇九月也在啊,怎么样怎么样,烈烈是不是向你表白了?”
    九月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自己高冷(自认为)的男神像神经病一样围着烈烈打转,严重怀疑自己还没睡醒。
    烈烈不知道九月是怎么想的,心里只想着把勾引九月的傻逼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小玉还在看戏。

    白泽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嗯,被这帮傻逼急死了。

    这时阿藏推门进来了,一脸蒙逼地看着咨询室里一大帮子牛鬼蛇神。

    “八嘎!”忍无可忍的白泽拍案而起,“要玩修罗场你们到外面玩去,别来烦我了!”
    “可是……”
    “没有可是!哮天你放弃追小玉吧,你真正喜欢的是杨戬;九月你别理哮天了,他的脑子早就被他自己嫌重抛弃了;敖烈你和阿藏别争了,还是猜拳决定谁娶,啊不,谁当九月男朋友吧啊!出门左拐下楼回教室吧慢走不送了!”
     白泽吼完就把他们轰出去了,然后摔上门:“这个学校迟早要完,老子不干了!”

   

非人哉 高中那些事儿(1)

非人哉  高中那些事儿(1)

烈烈九月高中设定

傻龙烈烈依旧不知道九月是女生

全员不吃药系列

没有中二病的我表示九月好难写


1

    烈烈觉得自己恋爱了。

    暗恋对象是自己的好哥们儿九月。

    嗯……好哥们儿。

    一直自诩直男的烈烈感受到了来自上天的恶意。


2

    其实说起来,烈烈会喜欢上九月,完全只是因为一个意外而已。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九月混在一帮男生中间为伟大的篮球事业燃烧青春,挥洒热血。九月单手带球,敏捷地躲过对手的拦截,朝对方球架奔去,然后一个抬手将球扔出,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向着球筐飞去。

    将球丢出的九月一个帅气的转身,脸上挂着自信中二的微笑,顺手撩了撩额前的碎发,准备接受队友们的称赞。

    然后篮球在大家的注视下越过球架,砸到了路过的烈烈。


    烈烈心很累。

    自己只是抱着被急冻失败碎成渣渣的曾经是西瓜的不明物体想偷偷丢到操场对面门卫大爷屋里以报曾数次偷带海鲜进校贩卖(现吐现卖什么的容易被同学嫌弃)结果被拦在校门口不让进校的一箭之仇,没想到在操场上走到一半被篮球糊了熊脸……

    这算报应吗?

    而且更过分的是篮球卡在龙角上了,拔不出来。

    装逼失败的九月只好带着烈烈去了医务室。


3

    “啧……”穷得一逼被迫出来当校医的世界第一懒汉白泽抬手扶了扶眼镜,“篮球卡角里了你们找我干嘛?去五金店让他们帮忙取下来啊。”

    “……白泽大大还有别的方法吗?这只愚蠢的龙族看个牙都吓得吐了几公斤的海族……吾听说后来那家诊所吃了半个月的海鲜……”

    白泽听完后眼睛大亮,顺手从身后拿出一把电锯:“敖烈同学,既然这样,麻烦你为在饿死边缘试探的本校医吐点口粮吧,能救一条人命你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白泽冷静啊!我噗……噗……噗噗……”

     “嗯好了先就吐这么多吧,多了会放坏的,下周你争取再出点状况,为我贡献一点吃的。”

     “且不说你为什么会随身带着电锯……作为一个医生,你不觉得说出希望别人生病的话很可耻吗?!”

     “咳,愚蠢的人类啊,你们偏题了。”

    “我们都不是人类好吗?”

    “这不是重点吧喂!”


    “言归正传。”白泽顺手拿起一条烤鱼塞进嘴里,“如果你不愿意动刀子的话,就只能等着下次换角了……嗯鱼味道不错。”

    “明白了……”烈烈眼泪汪汪地回答。

    距离下次换角还有两周……啧啧,只能为胆小买单了啊……

    九月感觉到了烈烈的情绪波动,于是拍拍烈烈的肩膀,带着一脸写作帅气读作中二的表情安慰烈烈:“放心吧,吾会对汝负责的。”

    和煦的风从窗外吹进来,撩起九月银白的长发,一对狐狸耳朵微微抖动,九条尾巴在九月身后轻轻摇晃,九月漆黑的眸子里闪着坚定,窗外盛开的樱花和随风飘落的花瓣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气氛,烈烈只觉自己的心中了一箭。


    被丘比特误伤的烈烈:月老,这儿不是你的地盘吗?丘比特是干嘛的啊……

    被放闪光弹的白泽:而且,夏天为什么会有樱花。    


4

    烈烈觉得带球跑的这两个星期是阴暗的。

    九月说什么会对自己负责……

    呵呵。

    天天中午请我吃炸鸡烤鸡烧鸡炖鸡蒸鸡焖鸡白切鸡叫花鸡鸡汤以及鸡块鸡排鸡丁鸡腿鸡翅鸡爪鸡杂……

    对不起我不是狐狸谢谢。

    还有你给我买的漫画什么的请收回去,虽然你中二的样子很帅但是我并不想和你一样,恩。

    

    本来期望被九月捧在手心里的烈烈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本想让九月离自己远点但又舍不得她离开。迫不得已之下,烈烈去找隔壁班的哮天诉苦。

    “哮天。” 烈烈哭丧着脸趴在哮天桌上。

    “烈烈。” 哮天一脸严肃地看着烈烈。

    “我喜欢上九月了。”烈烈悲愤地一拍桌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挡我晒太阳了。”哮天淡定地一爪子拍在烈烈脸上将他推开,“赶快滚然后该怎么办怎么办。”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天真可爱愚蠢的哮天了……”烈烈脸上挂着两条面条泪,“见死不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麻烦你缩成一团,圆润的离开,谢谢。这样可以了吧?”哮天脸上写着大写的嫌弃,“还有我没事儿吃自己的良心干什么?神经病。”

    我有朝一日居然被哮天这个智障嫌弃了……烈烈心更累了。


    “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去找小玉。”哮天看着趴在自己桌上的一坨,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听说小玉和九月关系不错,你去找她试试,让她给你们牵线搭桥……”

    “哈哈哈哮天我就知道你是好样的,”烈烈兴奋地跳起来,“哮天你想要什么就直说。你要狗玩具,龙宫里各种水晶的、珊瑚的;你要面子,我改天叫龟丞相给你准备一个盛大的宴席,满汉全席2.0版,配一百宫女为你扇扇子;你要……”

    “我要小玉。”

    “那好,完事后我就叫夜叉把她给你找来!”

    “成交。”


    旁边目睹了全过程的阿藏:mmp这个情敌好难搞。


5

    “小玉,”九月一脸严肃地盯着小玉,“吾与汝……是朋友吗?”

    “是,但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小玉一脸淡定地毁坏着学校的绿化带,“但是如果你没有中二病的话,我们应该可以算闺密……啊学校的花尝起来果然比校外的多了一分书香呢……”

    “那……吾近期正在渡劫,汝会帮吾吗?”

    “渡劫?怎么这个年代了还有这个说法吗?……嗯蔷薇什么的还是清晨的好吃啊,现在都晒干了……好吧我会在雷公那里替你美言几句的。”

    “啧,愚蠢的兔子精啊,汝误会了吾的意思……”九月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了小玉一眼,“吾最近在本门派闲逛……额,是修炼时,不慎被隔壁班的一位蓝发少侠……总之现在吾一见他,就会心跳加速,不觉脸红……所以……”

    “你恋爱了……”小玉终于放过了那一大丛蔷薇,“我说你这段时间是怎么了……所以你找我干嘛,直接向他表白啊!”

    “吾、吾堂堂九尾狐,怎么能屈身…向他那种、那种、那种犬类……不行!汝得协助吾,想想办法让他爱上吾,然后认识吾的魅力,主动向吾表白!”

    啧,你想得倒美……小玉在心里吐槽。

    “唉,知道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恩,不要忘记了……诶对了,为了防止汝违约,和吾签订契约吧!”

    “滚!我不想看见你!”


    小玉目送着九月离开,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从树上揪下一捧桂花塞进嘴里,“啧啧啧,学校的花怎么长的啊?夏天的桂花…恩…还是干了一点啊……”

    下一秒一条水柱从小玉身后喷出,直打向桂树上的一簇簇桂花。

    顺便喷了桂树一树海鲜。


    小玉木着脸,抬手抹去溅在脸上的水珠:“烈烈,作为你朋友的朋友,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要是不能在青龙校长发现之前清理掉这堆不明生物,我想明天早上素了几周的白虎就可以吃荤了。”

    烈烈倒也很委屈:“怪我咯?是你自己说桂花太干了的……”

    小玉:“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小玉大口啃着烈烈在哮天建议下带的玫瑰,“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诶你等等!”烈烈赶紧拉住小玉,“那什么……我,我喜欢上了……”

    “你也喜欢我?!”小玉一脸惊讶,“我虽然知道自己是女神,但是没想到居然连你也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啊?!”

    “不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我是喜欢九月……”

    小玉马上露出了一直“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什么,你都不惊讶一下吗?”

    “我干嘛要惊讶?你天天那么粘着九月,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早晚会修成正果的。”

    烈烈心中直犯嘀咕: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对我是基佬这件事表示惊讶吗?现在的风气已经这么开放了?还是说我长的就像个基佬?


    “诶,我听说你是'恋爱专家',也麻烦你给我支个招呗!”


    小玉一脸生无可恋:这下好了,烈烈喜欢九月,九月喜欢哮天,哮天喜欢我……啧啧,我刚才果然是脑子抽了才会答应九月的请求的,现在拒绝还来的及吗?好麻烦,不想淌这滩浑水……


    然后小玉笑着说:“好啊。”



当非人哉的同志们玩真心话大冒险(1)

嗯也不知道在下到底是哪儿来的勇气在标题上打上1的啊……
鬼知道有没有后续……

1
     非人哉的同志们经常聚在一起打牌。

     当然不是聚众赌博了哈哈。

     然而还是被警方逮过一次。

     不过经过警察叔叔的调查,他们很快就确定了大家都是清白的,所以走之前他们还热心的提醒大家:
  
   “你们下次要是再玩真心话大冒险出类似于'报警自首谎称有人聚众赌博'的题目我们就以'报假警扰乱治安'的罪名把你们逮捕进监狱去捡肥皂。”

2
    当然了大多数时间大家玩得还是很愉快的。
  
    只是画风不太对。
   
    九月十一月喜欢边玩边吃泡面什么的也就算了,杨戬你总是代替毛茸茸们(特指女性毛茸茸)完成任务什么的到底是想干嘛?哮天都要哭了您老人家没看见吗?还有星君兄都要气疯了啊!

    当然最惨的还是白泽,由于某些原因,他压根没有拿到参加游戏的资格。

    但他是裁判,兼职测谎仪。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3
    当然他们的回答很多时候也不正常。

    “三眼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嗯…真心话。”

    抽牌。

    “请问在在座所有毛茸茸中,你最喜欢谁?”

    “嗯…”

    哮天满眼放光。

    “不好说哎…”

    哮天情绪激动。

    “也许…是……”

    哮天心跳加速。

    “…小玉?”

    哮天失去呼吸。

4
    当然有些人也不正常。

    “龙女……”

    “大冒险吧。”

    抽牌。

    “本次寒假作业由你自己独立完成并按时交作业,不得出现缺斤少两的情况。”

    “哦耶万岁!为我难能可贵的自由放炮庆祝吧!现在我只需要帮哪吒一人了哈哈哈哈哈!”来自苦逼红孩儿的庆祝。

    所以说红孩儿你就一奴隶的命啊。

    “红孩儿。”

    “有!”

    “还有多久开学?”

    “额……还有172800秒。”

    “我给你一个说人话的机会,你要再不好好珍惜我就让你感受一下冬天吃冰棍的感觉。”

    “哈哈龙女您还是那么幽默……还有2天。”

    龙女起身离开。

    “再见了各位,我先走了。”

    “嘛去?”

    “赶作业。”

    “噗……”红孩儿幸灾乐祸。

    “还有……”龙女从红孩儿身边走过时,压低声音道,“别以为你真没事了。”

    哪吒幸灾乐祸。

    “……唔啊啊啊啊啊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啊啊啊……”

    观音:你们这一个个儿的真当我死人啊混蛋们?!

5
    有一些不正常的题目。

    “十一月请。”

    “呵…呵,大冒险吧……”

    抽牌。

    “连续一个月不吃泡面。”

    “噗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九月笑得喘不上气。

    “唉…看来我有一个月不能泡泡面给你吃了啊……”

    “为,为什么啊?”

    “不然我会忍不住偷吃的。”

    “所以……”九月一脸悲愤,“这题目到底在整谁啊?”

    “九月,现在是你了。”

    莫名想到十一月悲惨遭遇的九月。

    “额…真心话。”

    抽牌。

    “在座所有异性中,你最喜欢谁?”
    “我能拒绝回答吗?”

    “你说呢?”

    “嗯…三眼哥可以代替我回答吗?”

    “不行哦小狐狸……另外我也很好奇一个大龄剩女最喜欢我们中的哪一款。”

    “杨戬你个混蛋我要是大龄你就是骨灰了吧!”

    “好吧……十,十一月。”

    “哈哈好妹妹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甚过喜欢敖烈……噗!”

    九月收拳。

    “好了,请大家忘记刚才的事,谢谢合作。”

    其他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抽搐的十一月。

    “我们……尽量。”

6
     最细思极恐的答案。

     “海燕,你选……”

     “真心话。”

     抽牌。

     “你最爱谁?注意是'爱',不是'喜欢'。”

     “意思差不多吧?”

     “差多了好吗?学渣。”

     “好吧……额,鸟海明。”

     “喂'鸟海明'什么鬼啊,我们这个次元居然有这种神奇的存在吗?”震惊的刑天表示不信,“白泽你来解释一下?”

     “嗯…你们真的要听吗?”白泽表情微妙。

     精卫冷笑。

     “当然听。”

     “'鸟海明'是海燕以前暗恋的邻居家的朋友家的二大爷家的那条狗家的女朋友家的主人家的……大哥哥。”

    众人表示震惊。

    海燕表示心累。

    精卫表示愤怒。

    看来这只蠢(基)货(佬)活不过今晚了……回去就得被炖。

7
     嗯…又是欢快的一天呢!

假如四贱客去做生意(下)

9
        新客户到了。
        血枭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出现在了四贱客面前。
        而且自带BGM。

        说句题外话先。
        自从经历了“商品被盗”一事后,西蒙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导致现在看见“逆十字”的人就手痒,根本无心做生意。
        自尊心受到伤害可以理解,毕竟作为“地狱第一”,被区区“一头”顾问评价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确实是很丢人的,换作我,不抄着菜刀砍他全家都对不起自己。
        但是伤心归伤心,工作态度也不该因此而改变啊。
        毕竟撒旦已经撂下狠话了,要是两周拿不到五个亿大家都得玩儿完,所以伍迪文森特对此事的态度就是:
        “你伤心就伤心去吧,老子才懒得管你的自尊心有没有受到伤害呢,你爱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随便你是'光着脚用头撞墙'还是黑化让人类'伏尸遍地血流成河'都无所谓,就算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们也不拦着你,实在不行你就去撒旦那里起诉'逆十字',顺便让他给我们宽限今天也好,但是在那之前,你特么老老实实待着这里做生意,再怎么说武力值还要您老人家提供呢!”
        而至于席德,他的态度……哦不好意思,他还没睡醒呢。
        综上所述,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发泄的西蒙对“逆十字”怀有强烈的敌意,而现在机会来了。

        血枭来的时候店里只有西蒙一人(其他人去尤先生那里掀桌子看监控要补偿去了),于是两个世界的“武力值担当”进行了他们的第一次会晤。
         “你们这里卖情感吗?”一开始的气氛还是很融洽的(血枭单方面这么认为)。
         “你看我们这群'衣冠禽兽'能从哪儿弄出情感给你享受?”西蒙果然还是和伍迪文森特学坏了,一开口就是一顿怼,毕竟在他看来,“逆十字”的人都是骗子。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西蒙说的下一句可以说是火药味十足:
         “如果你眼睛坏了的话,我建议你赶快(滚)出去看一下眼睛。”

         有点冒烟了。

         血枭虽然有点不爽,但他再怎么说也是温文尔雅的好青年(呸),所以并没有发怒(主要还是因为他知道“逆十字”才偷了他们不少智商给枪匠补脑了),而是彬彬有礼(自认为)地给西蒙的火药上煽风点火:
          “哼,我们偷你们东西本不是本意,要怪只能怪你们定价太高,贪得无厌且目中无人。”

         顾问:血枭你说错了,我本来就打算用偷的。

         事情发展至此只能说明血枭的情商太低了,但他还没过瘾,于是又加了一句:
         “况且既然伍迪他们已经猜到了我们会行动却依然不做好准备,要么说明他们智商不足,要么说明守夜的那个人辜负了别人的信任,智商不足武力有余。”

         嗯哪儿来的烟味儿。
         
         西蒙这下是真的炸了,被顾问骂也就算了,毕竟他也是“逆十字”的首席军师,但是现在连血枭这个大老粗也来骂他,他实在忍不了了。
         至于血枭,他现在也生出了些不满。这种破地方藏得这么隐蔽服务态度还这么差,完全没有尊重顾客的意思(血枭不知道守夜的是西蒙),再者说,虽然“冲动是魔鬼”,但是眼前魔鬼都冲动了,傻子才选择继续和西蒙谈判呢。

        血枭: 而且听说西蒙是“地狱第一” 呢,我要见识一下,反正战斗不是我挑起的,要找人负责也应该找他。
        西蒙:敢说我智商不足,“逆十字”的混蛋们,我要干掉他来杀一杀你们的威风!

        然后,所有处在S市的人都感觉到了震动。
       
        十分钟后。
        办完事回来的三人。
        席德:靠……这里,发生了什么……
        文森特:席德,请注意你的用词。
        席德:老师对不起。
        文森特:下面让老师告诉你现在应该怎么说……喵了个咪的西蒙我们一会儿不管你你丫特么干了什么!说过了要冷静的你是猪脑子吗?发什么疯啊能把整个S市弄得能拍2012你也是厉害哦!“惊吓盒子”被你毁了唉!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席德:……

         躺在地上的西蒙:别光说我……血枭也有份……
         同样躺在地上的血枭:是你先挑起战争的……
         闻讯赶来的狩鬼者们:麻烦和我们走一趟先,你们有什么话见了摄政王再说吧。

10
         在处理完闹事的西蒙和血枭之后,大部分狩鬼者都离开了。
         除了一脸坏笑的某狐妖。
         “喻馨?”多年没有见过美女的席德眼睛都直看了,但还是没有丢四贱客的脸(当然就算丢了也无所谓,在伍迪和文森特眼里脸还没有席德有用),“你不是边缘人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喻馨笑了一下:“我难道就不能来你们店消费吗?”
          伍迪贱笑数声,然后侧身向喻馨展示了一下满地的狼藉:“嘿嘿嘿,你从哪儿看出本店还在营业的?”
           “因为你们没有挂出'暂停营业'的牌子。”
           “唉…女人啊……”文森特叹了口气,开始低头寻找“暂停营业”的牌子,“席德我告诉你,以后办事千万不要像个娘们一样,会遭人鄙视的……诶我们牌子呢?”
           “首先我警告你,不论你在什么地方,都不要说女人的坏话。”
           “理由?”
           “因为女人报复欲很强。”
           “呵呵…不信。”
           “其次,”喻馨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眼熟吗?这可是你们的'暂停营业'的牌子。”
           “阴险。放开我们的牌子!”
           “哼…我说过,女人的报复欲是很强的。”
           牌子瞬间被镜刃切的四分五裂。
           “呵呵…好了,现在我可以消费了吗?”

          “唉…客官您需要什么?”
          “嗯…我要给齐冰充一点温柔。”
          “嘿嘿,您觉得,我们身上像能拿的出'温柔'的样子吗?”
         “……不像。”
         “那不就是了吗?”
        喻馨伤脑筋地挠了挠头,然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微(淫)笑着对席德说:“席德……”

          席德的鼻血井喷般冒了出来。

         伍迪,文森特:丢人现眼啊……
         喻馨:哟您二位居然也知道什么叫做丢人现眼啊?

         席德勉强稳住了阵脚:“喻馨你在外面这么…浪,齐冰不管吗?”
        “你觉得他敢管吗?”
        “有道理……”
        “所以……”喻馨又朝席德抛了个媚眼,“小帅哥你就拿一点温柔出来吧……”
        在这样的攻势下,纯洁·小天使·席德终于名不副实了。他摆出一张色脸,望着喻馨直点头。

        看着席德那副色狼样,伍迪和文森特也无奈了。

        文森特:我要是早一点知道席德是这样的人,是什么我也不会收他入我门下的。
        伍迪:嘿嘿,无所谓啦,我倒是觉得你们挺配的,嘿嘿嘿……

        就在席德准备交出自己的温柔时,文森特发话了。
        “席德,你是我的好学生吗?”
        “当然了老师。”
        “既然这样,那老师被欺负了你会帮忙出头吗?”  
        “当然了老师。” 
        “无论那个人是谁,无论她在你看来多么好你都会帮我教训吗?”
        “当然了老师。”
        “所以,我被你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欺负,你是不是应该把她揍一顿?”
        “当然了…啊呸,老师,好男不跟女斗您知道吗?”
        “哇靠你还有脸教训我啊?几天不管你你就敢怼我啊?有你这么对待老师的吗?”
        “冤枉啊老师,我……”
        “你不要再说了,收你这种废柴进入我门下是我的错。”文森特用一脸“老子当初怎么看上你这种蠢货”的表情看着席德,“相信我下次绝不会瞎眼收你这样的人了,而现在,恭喜你,你成功地被逐出师门了,慢走不送了啊!”
       “呜啊啊啊啊老师我错了!原谅我吧老师!不要赶我走啊啊啊啊啊……”
       “哼…看在你平时还算听话,本人也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吧……不过……”
       “明白!”席德一脸正气地点点头,然后回身带着豁(谄)达(媚)的表情看着喻馨,“真是抱歉,我不【小声】……能【大声】帮助您了,这真是遗憾啊!”

        文森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席德……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伍迪使用禁术干掉了十一个天使长都活着而席德就犯了个小错就被丢去冥海还堕了天……你丫其实是因为行为不检点趁着喝醉去调戏嫦娥了吧?

        喻馨看了一眼席德,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是啊,真是可惜呢……看样子我用来消费的5万鬼币是白带了呢……”说完转身欲走。
        “女侠留步!”一听说喻馨带来了5万鬼币,文森特突然换上了一副严肃脸,“你刚说……带了啥?” 

        伍迪: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文森特……不过没关系,我也是这样的伍迪。

        “带了5万鬼币来消费啊。”
        “来客官里面请,要茶吗?”谄媚地笑。
        “不用了谢谢……麻烦你快点把温柔给我我还有急事呢……”
        “哈哈哈好……”文森特回头对席德道,“席德快点交出你的温柔,没看见美丽的喻馨小姐正急吗?”
        席德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可是老师……”
        “可是你个头啊可是,快一点!”
        “呵呵…好,我交,我交……”

        “嘿嘿,美丽的女士……”
        “……女士?”
        “嘿嘿抱歉,美丽的女孩……”
        “这还差不多……”
        “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有优惠吗?”
        “本店最近资金有点紧张,尤胖子还剥夺劳动人民的血汗钱,而那些顾客由于受到我们四人,尤其是我的魅力吸引虽然想来这里消费但是不忍心破坏这副由一个帅哥一个傻缺一个伪娘和一个冰山脸中二病组成的美好场面因此不好意思来本店购物……所以嘿嘿……”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喻馨白了伍迪一眼,“直接说顾客因为忌惮你们这群下限不明臭不要脸同志无边基情无限的魑魅魍魉的卑鄙营销手段而拒绝来你们这里被坑导致你们现在穷得一逼没钱给我优惠不就行了……罗里吧嗦一大堆废话。”
         “嘿嘿随你怎么说吧,毕竟对于一个有着'顾客就是撒旦'觉悟的良心帅哥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嘿嘿嘿……”
         “切……'顾客就是撒旦'……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因为我们是魔鬼嘛……”文森特对着机器捣鼓了一会儿,适时地插了句嘴,“好了,美丽的喻馨小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下面请您过来转账谢谢(自'封不觉事件'之后,四贱客决定让顾客自己操作)。”
         “来了,”喻馨轻快地走到机器旁边,输入了转账金额,“好了可以了吗?”
         文森特继续接到:“可以了……喂喻馨你是不是摁少了两个零啊?!”
          “我没摁错啊。”
          “那电脑上为什么显示你只转了500鬼币啊?!”
          “是啊,我本来就只打算转500鬼币啊。”
          “可是你不是说带来5万来消费的吗?”
          “我是这么说了没错,但是我又没说这5万全用在这里啊!”
          文森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区区一只小妖怼得没话可说的感觉。

          “好了我走了哦,”喻馨笑眯眯地看了席德一眼,转身准备离开,“你们的服务不错呢,五星好评!嗯,席德谢谢啦……”
         席德的鼻血再次井喷。

         文森特:看席德那副样子……好气哦……
         伍迪:嘿嘿……你是吃醋了吧?
         文森特:滚球!大白天的瞎说什么大实话!哼…我要让喻馨知道我的厉害!

         第二天,喻馨成功登上了黑名单。

11
         天马行空从天而降。
         小马哥摆出一副热血脸看着嘿嘿嘿三人(西蒙还在摄政王那里捡肥皂)。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正气吗?”被小马哥盯得浑身不自在的席德一脸严肃道。
         “不,这只是中二病而已。”文森特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没关系,就算你们这样说我,作为一个正义感爆棚的英雄,我是不会在意的!”
         “嘿嘿……不,这只是中二感爆棚而已。”
         “哼!不管怎么说,作为英雄的我可谓是任重道远呢!麻烦你们给我一些武力值让我拯救这个世界吧!”
         “不,我想拯救世界的任务还是交给我们吧!”席德一脸认真。
         “交给你们这些魔鬼吗?休想!我是不会把世界交给你们任你们破坏的!因为我是英雄!”
         “然而你现在在和魔鬼做交易,而且……嘿嘿,你用来拯救世界的武力值也将由魔鬼提供。”
         “什,什么?”小马哥瞪着眼,一脸悔恨,“我,我竟然是这样的英雄吗?不可能!不可能!”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捶胸顿足痛哭流涕的小马哥,文森特难得“心软”了。
         “喂伍迪,你说要不我们先给他充点智商吧?看一个大老爷们儿在这里嚎叫让我突然生出了一些负罪感呢……”
         “嘿嘿嘿,好啊……先付钱。”

         小马哥这会儿刚哭完,一听说要付钱又伤心了:“我是英雄,我要拯救世界,你们难道就不能看在这一点上给我免单吗?”
         “嘿嘿嘿,你听说过哪个英雄会吃霸王餐吗?”
         “那你听说过哪个英雄比我穷吗?”
         “无所谓了,嘿嘿……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干嘛要帮你?”
         “伍迪我们还是帮帮他吧,他怎么说也是个英雄嘛……”单纯中二的席德拆台道。
         伍迪瞪了席德一眼:“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瞎插嘴。”

          “喂……我可是英雄……你们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小马哥一脸无辜。
          “喂……我们可是魔鬼……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们的种族?”文森特一脸戏谄。
          “那这样吧,”小马哥捏了捏拳头,“我毕竟背负着拯救全世界的任务,而吃霸王餐留下污点确实不太好,你们干脆直接从雨龙那里扣钱吧。你们放心,作为英雄,我是不会告密的!”
         根据墨菲定律之“背后说人坏话必遇正主”的总结,这时候鸿鹄兄也该出场了。
         “喂你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也好意思自称英雄吗?”
         鸿鹄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从背后一脚把小马哥踹翻在地。
         小马哥用手撑地跳起来,然后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大吼:“雨龙你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偷袭我!”
         然后鸿鹄淡定地又从正面把小马哥踹翻了。
         “现在不是偷袭了。”
         “可恶……看你那副样子……是在挑衅吗?”小马哥躺在地上,一脸便秘,“士可杀不可辱,小宇宙爆发了!天!马!流!星!拳!”
         他再次跳起来,对着鸿鹄打去。
         然后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冒出的废柴叔从背后一脚踹翻在地。

         某没有脑子且小宇宙燃烧殆尽的圣斗士:你,你们这群……混…蛋……难道就没有……作为一个英雄的……自觉……吗?……噗……
  
         废柴叔盯着吐血不止的小马哥,有点担心:“军师……我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鸿鹄扶了扶眼镜:“不,我想他应该是气的。”

         “好啦……”文森特一脸无奈,“你们到底消不消费啊?不消费的话麻烦走人谢谢。”
         “当然消费了,”鸿鹄笑了一下,扶眼镜,“把他刚才准备充的武力值换成智商吧。”
         “嘿嘿嘿,你付钱?”
         “不,从柴叔那里扣吧。”
         “为什么要用我的钱啊?”
         “作为【废柴联盟】的队长,你难道不应该帮助队员进步吗?”
         “喂!又不是我想当这个队长的!”
         “白痴,咱们队名都确定了叫【废柴联盟】,这个队长你不当谁当?”
         “……可恶……我当初怎么就选了鸿鹄当军师来怼我呢……”废柴叔恨恨地低声骂了一句,“算了,反正只要我不同意转账,他们也没法拿我怎么样……”
         然后他看见鸿鹄冷笑着拿出手机。
         “喂术士吗?请问怎么入侵别人账户啊?”

         mmp。

         总之,最后还是废柴叔付的钱。

         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
         小马哥从地上爬起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哼…刚才是我大意了,我的小宇宙还可以燃烧!你们放马过来吧,我相信,正义是可以战胜邪恶的!噗……”
         鸿鹄再次一巴掌把小马哥呼到地上,然后抬起头不满道:“你们确定已经把智商转过来了吗?我怎么觉得他完全没有变化啊?”
         “嘿嘿嘿,怎么可能?只能说他的智商实在没救了……嘿嘿……”
         “……那麻烦你们帮忙再转一点,争取够到平均线。”鸿鹄叹了口气,扶了一下眼镜。
         “喂等一下!”废柴叔一脸惊悚地看了鸿鹄一眼,“不会又要用我的钱吧?我告诉你,我可是真的没钱了!”
        鸿鹄给了废柴叔和四贱客(虽然只剩三人了)一个如邻家大哥哥一样和煦无害的微笑,而被看的四人尤其是废柴叔确定从微笑中感受到了一丝要被坑的气息。
       “你们紧张什么?”鸿鹄笑得更灿烂了,“我又不会坑你们。”

       废柴叔:我记得那次你把战国二队坑出心理阴影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
       鸿鹄:诶你说出来干嘛?

       “我劝你们还是免费把智商交出来吧,也省得出什么祸端。”鸿鹄推了一下眼镜道。
       “你在威胁我们?”文森特带着杀气看着鸿鹄。
       “嗯……”鸿鹄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的。”
       “嘿嘿嘿,但是恕我直言,你能用什么来威胁我们?”
       然后鸿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其他几人才看了一眼就跪了。
       那是废柴叔的魔法月棱镜。

       “混蛋!”席德愤怒地瞪了鸿鹄一眼,“太卑鄙了!你竟然想出了这种无耻的办法……”
       “嘿嘿嘿……”伍迪的额边有一滴汗流下,但他还是强行嘿嘿,“你难道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吗?”
        “啊不,你们误会了……”鸿鹄推推眼镜,然后放下手中的月棱镜,“我不会那样做的。”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鸿鹄这货只是拿月棱镜出来吓唬四贱客时,鸿鹄终于露出了他无耻的一面。
        “同归于尽嘛…我没那个觉悟……所以……”鸿鹄淡定地摘下了他的眼镜,然后重新拿起月棱镜,“这样就好了。”

         十分钟后。
         文森特:所以说,伍迪你个混蛋,当初到底为什么偏要闲的蛋疼设计这么个玩意儿……皮断腿了吧……

12
         两周后,地狱。
         撒旦坐在宝座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四贱客:“所以这就是你们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把地狱钱库里钱都倒贴出去的理由吗?”
         伍迪:“嘿嘿您真聪明。”
         撒旦身上的杀气逐渐实体化:“……伍迪……”
         伍迪:“哈哈哈尊敬的撒旦先生,我看您满面红光看样子定会长寿……”

         撒旦:喵了个咪的老子再长寿早晚也有一天会被你们这群混蛋气驾崩吧!

         文森特:“……您那威武雄壮孔武有力充满英雄气概的样子吸引了我,我对您的敬佩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撒旦:呕……

         西蒙:“……我相信您会从我们这里购买武力值来提升您的战斗力,购买智商使您空旷的脑子逐渐充盈……”

         撒旦:靠,你的意思就是说老子作为地狱之王武力值还不如你高,而且除此之外还是个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的傻逼是吗?

         席德:“相信我们,我们做生意讲究诚信,且有着'顾客就是撒旦'的觉悟。”

         撒旦:所以现在你们就把撒旦我也当成你们的顾客,想赚老子的钱了是吗混蛋们?通通给老子滚去受罚吧!

13
          四贱客被丢进一个奇怪的空间,他们脚下踩似乎踩了些东西。
          伍迪:嘿嘿嘿……《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数学)》吗……
          文森特:卧槽《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物理)》……
          席德:《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化学)》是什么鬼……
          西蒙:这是《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高考语文)》啊……

          撒旦:……喂哪谁,还有题吗?
          快递:哦,还有几仓库的存货,都要吗?
          撒旦:都要都要,只要是难题都要……对对对,给四贱客签收。
          撒旦:哈哈哈小混蛋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学海无涯”吧!祝你们好运!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写完了
拖延症好可怕
日常忏悔:对不起我又没有把握好人物特点
日常论文:《论我是怎样毁掉一个全民偶像的》